你也在寻找人生方向吗?

发布日期:2018-01-19 15:55
分享到:
 

关于人生方向与意义的追寻,几乎是我人生中一个永恒的“进行时”。

 

大概是直到这大半年写作公号的过程中,我才慢慢在这个问题上接近于有了“完成时”。

 

然而,我也知道,“完成”永远是相对的。平衡从来都是动态的。

 

 

很多人其实都在“追寻意义和目标”这个问题上有过纠结、打过转。描述这样的纠结状态,很多人会用“焦虑”这个词。完全能理解。

 

只是其实,对于任何一个有自我觉知能力、有想法有追求的人而言,这种“寻找中”的人生处境,本就是人生常态啊。

 

因为有问题、有焦虑、有牵绊,这才是正常的人生。

 

我们这一生本就是不断地自我寻找,所谓意义是我们找到自己之后才赋予的。

 

人生目标的问题是个系统性问题

 

读者小鱼前几天就择业问题征求我的建议。

 

一个是大型五百强企业,人事行政类部门;一个是著名音乐学院下属的国际文化交流机构。

 

前者是大型名企,但人事与行政的工作性质非她所念。

 

后者是著名大机构下新设的一个小机构,未来发展前景不明朗,但国际文化交流是她至少在现阶段很喜欢的。

 

这个择业选择,当然可以从多个维度去权衡利弊。比如,大机构与小机构的差别,收入、机会与待遇的差别等等。然而,它其实又是可以很简单就作出的一个选择。

 

我对小鱼说,你现在有这么多问题和纠结,是因为,你还并不真正清晰,你的人生目标与意义是什么。

 

当一个人很清晰地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与意义时,很多枝节问题就会迎刃而解。不能直击要害,不能站在一个相对长的时间跨度里看今天的人生选择,当然容易深陷云山雾罩,也容易犯短视的问题。

 

她很认可。

 

 

在我们在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,想过什么样的生活,赋予了自己生命特定的意义之后,我们就会自然地选择符合这个“目标/意义”的生存方式 — 包括做什么样的工作、过什么样的生活,而后,我们会据此来分配我们的生命时间,在各种机会和可能性之间做符合我们目标的取舍,而不是盲目地跟着感觉走。

 

所以,人生目标和意义的寻找与建立,从来不是一个孤立事件。它其实是一个系统性的、结构性的问题。而且,十分重要。

 

 

如何解决这个根本性问题?

 

01
 

问出那个好问题

 

人生的目标与意义,如此重要,然而它却通常不会自动走到我们的面前。

 

所以,我们才经常会听到这样的感慨:“对现状总是有些不太满意,但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……”

 

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儿。首先,有问题才是人生的常态,人生原本不就是在重重问题中层层突围么;其次,有焦虑是已经意识到问题的存在,我们已经是向自己提出了一个好问题:我到底想要什么?

 

而能提出问题,才有解决问题的可能性。

 

所以,我自己一直是比较习惯“有问题的焦虑”状态,也一直喜欢“提问”。

 

回想我自己,每一次重要人生转折,无不是在一次次关于目标追寻的焦虑与自我质疑过后,终于拨云见日,找到了一个至少是阶段性的目标与方向。

 

焦虑它其实更像人类的一种自我保护、自我进化机制,是一种很有益的提醒。只要不过度焦虑,或总是沉湎于无效焦虑。

 

所以,首先承认焦虑是人之常态,而后大方接受自己的焦虑,学会与焦虑(问题)和平共处,并试图在动态发展的过程中,寻求问题的动态解决。

 

02
 

 摒弃“依赖高人”的心理

 

摒弃“依赖心理”,指望有“高人”能够替我回答这个根本性的人生难题。

 

在某些事情上,仙人指路的确可以让人少走很多弯路,但绝不是在这个问题上 — “我”的人生意义和目标是什么。

 

任何人的启发,只有恰巧拨到了你心里的那根弦,才能奏响。而找到自己心里这根弦 — 它在什么地方,是什么品相,适合怎样去弹奏,却主要靠自我觉察觉知。

 

所以,每每有读者或者朋友跟我说“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”,我会很诚实地回答:这个问题,你只能跟自己要答案。

 

03
 

探察自己“快乐”的来源,不断外延

 

自我寻找与发现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,做什么事情最让我们快乐,这通常是一个最简单直接、也有效的判断标准。但是,这又是一件随时间推移,随着人生进入到不同阶段而会产生变化的事情。

 

比如,我曾经觉得,做个好记者就是我一辈子的目标与追求了。此前,我赶上了中国纸媒发展的黄金时代,收入、地位都算体面。到深圳第二年,25岁的我,便交了首付,在深圳的核心地带供起了一套两居室。有那么几年时间,我一直简单、开心地做着记者,每每采访到喜欢的人,看了好的电影,就特别开心和兴奋。

 

但是,当我把当时几乎所有喜欢的导演、明星、艺术家都几乎采访了一遍,不得不开始重复采访的时候,我感觉我在做的工作,重复性太高,成长缓滞。

 

后来我出国读书留学,那也是一件在当时让我十分快乐的事情。可我不可能一直读书啊……

 

毕业后,我因为意外的机会转行做起文化产业(culture business), 起初也很兴奋,但那更多是因为新鲜感所带来的一种刺激性快感。“蜜月期”一过,做着做着,因为有了比较,我才发现原来,写作带来的快乐与成就感,是其它任何工作都不能带给我的。

 

显然,人生中“快乐”的内涵与外延,是一个阶段性变量,它很难一劳永逸,可能需要不断的自我寻找与重新定位。而在这种变化中,我自己的选择是,在每一个阶段,做当下最吸引自己的事情。情况变了,就再调整。

 

当然,考虑每个“当下”时,我当然也会看这个“当下”会对未来五年甚至十年、一生产生怎样的“贡献”或者说积极的影响。比如读书学电影研究,不仅是给我当下的快乐,同时能完善我的知识体系、训练我的思维方法,这会让我受益终生。

 

04
 

学会排除干扰与噪音

 

在“人生要做快乐事”这个简单又不简单的问题上,我们时常是会被其它一些因素干扰的。界定自己的快乐,并不是一件孤立的事情。比如,我们会不断受到“外界标准”、“外界诱惑”、“外界观点”的干扰。

 

一个消费型社会,会鼓吹“快乐人生”的样板就是物质消费,是“买买买”与“剁手”的快乐,于是它鼓励人生最重要的奋斗目标就是事业“成功”,而“成功”的主要衡量标准,就是挣钱,或者出名,因为名能带来利。

 

人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如何辨析什么是自己真正的需求,什么是自己内心被激发出的欲望,其实不那么容易。毕竟,人活在社会之网里,人活在人际关系与环境中;一个社会它会以各种方式来显性地、隐性地雕塑每一个个体的价值观。

 

人要在一个大结构里始终保持自省,进入更深一层次的自我觉知,以及自我坚持,绝非易事。

 

就比如我自己吧,看到自己以前的同行做时尚类公号火了,收入不菲,你说完全不曾心动过,当然不是。只是,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:为了做好一个时尚类公号 — 它显然是盈利模式最清晰、最容易变现的公号类型,但我将不得不把我宝贵的人生时间极大地倾注在研究、炮制时尚文章上,我愿意过这样的人生吗,这真的足以支撑起我的快乐吗?毕竟,你选择了一份工作,就是在等于选择一种生活。

 

显然,我无法想象那样“单一”的生活。

 

我喜欢穿的得体、精致,也认为人应该尽可能地管理好自己的形象,然而,时尚它只是,也只能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比起穿得好看,对智性与成长的追求,更能让我产生深层次的快乐。

 

我写作,首先是要满足自己最看重的那部分快乐感 — 精进自己,分享他人。时尚,在我的生活里和公号里,都占有一席之地,但却不会成为主角。

 

所以,人生就是不断地自我寻找。知道什么是自己不想要的,确认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;还要能区分清楚什么是真正的快乐,什么是欲望的满足;分得清“自己想要的”和“被社会绑架了的自认为想要的”。

 

这个过程不仅是需要高度自察的过程,还是需要不断自省的过程。因为,人在遇到各种诱惑、尤其是机会时,并不见得时刻都能不忘初心。

 

05
 

价值感:赋予快乐更高级的意义

 

对于我而言,人生目标感与意义感,也不只是来源于“快乐”这一个标准,它还需要有意义感和价值感。

 

被赋予了更丰厚意义的“快乐”,在我这里,的确会是一种更高级的快乐。

 

赋予生命什么样的意义和价值,怎么赋予,每个人的理解、路径、方式都会有差异,很难也不必求同。在我,会认为,如果我做的事情,不仅对自己有收获,且能帮助到他人与社会,哪怕只是一点点,我的“快乐感”就会被升华。

 

写作,对我而言,恰能完美结合“快乐”与“价值感”。能精进自己,可分享他人,也是目前看来,我的各项能力中,相对长板的那一块。

 

06
 

主动寻找和建立“意义”

 

可以说,人生的目标和意义,既是人向内探索、寻找的一个过程,也是一个需要自我建立和赋予的过程。

 

它不是坐在那里等待我们去“发现”的,它是需要我们主动去“寻找”和“建立”的。

 

要最终能实现自我的和谐、自洽,需要有效地、深度地自我探寻。

 

它还需要我们的耐心,更需要我们对过程之曲折做好充分的准备。

 

比如,除去我前面所说的各种干扰之外,各种现实条件的制约,恐怕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难题。

 

以我个人为例,在自媒体开始红火之前,我就没有办法选择以写作为生。那时候,我选择做文化产业(culture business),除了它本身的吸引力之外,不是完全没有现实生存的考虑。毕竟,经济独立,是一切独立的基础。对于这个时代的女性,尤其如此。

 

但是,在从商的时候,我内心一直其实都有纠结 — 挣钱带给我的满足,永远无法和写稿带给我的快乐相比。但是,快乐的实现,它需要物质的基础。

 

而今,自媒体的红火,的确给我这样的个体写作者开放了很多选择空间,大家会有了更多的选择可能性。

 

当然,实现可能性,除了外部环境的利好,还需要自己在一个行业的长期积累与勤奋付出,以及你创造的价值与时代需求有契合度。

 

而我们每个人,也都要有做一个所谓“失败者”的准备,要有抗挫折以及不断调整、修复、重建的能力。

 

 

我有个读者,今年27岁,当年因为身体原因只考上了一个专科学校,毕业后,她工作了几年,还是惦记着要考一个理想的大学,学习英语。如今,攒齐了学费的她,辞了工作,报了补习班,准备参加明年高考。这样的理想主义气质,我从心里是很欣赏的,但是,我会建议她能多一点“灵活与柔韧”,做好走“第二条路”的心理准备。

 

执着需要勇气,破执需要智慧。人生目标的寻找,是一个动态的过程。人生意义的建立,也同样。

 

在冲突中寻找平衡,是我们的本能,也是我们的天赋。

 

所以,此刻仍在“寻找”路途上的人,不用急,慢慢来。

 

“在寻找”的状态,本身已经是意义的一部分。

 

 

本文作者非非马

 

CAREERCOMES

 
 
 

 

职业来啦

 

  我们帮你:

摆脱求职迷茫

精准择业,不走弯路

获得名企OFFER

 

  我们提供:

职场精英的”一对一”时间

量身定制的求职解决方案

最新职位资讯

求职必备秘籍

 

 
 

邮箱:service@careercomes.com

公众号:CareerComes

咨询电话:021-68777056

 
 

 

 

 

 

阅读更多文章